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名著 > 《战血凌天》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两部帝经!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战血凌天》 作者:作品集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两部帝经!更新时间:2016-08-03

    姬风与张怀仁惊得合不拢嘴,通觉大帝则是兀自站在那里,眼神闪烁,似乎在回忆什么,看得出那并非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张怀仁打破僵局说道“太古、上古、近古,古来大帝能有几人,张氏怀仁见过帝尊冕下!”说着,十分肃穆的行了一礼,一旁的姬风也是恭敬的行礼。

    通觉大帝摆摆手说道“我早已不是大帝。强练阴阳,导致我受到很重的大道伤,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强行突破,妄图踏入仙域,落得如此下场,打的本源被破,现如今最多也就是一个两劫至尊的战力。”。

    说道仙域,两人更加震惊,这通觉大帝果然是资质冠绝古今,就连被誉为古来第一帝的极渊大帝也没有听说触摸到成仙的门槛,但这名头并不响亮的通觉大帝也从未听闻有多么出众的战力,却真真的触摸到的成仙的门槛。

    “仙域...传闻线路断绝,自太古之后便无人得意成仙...大帝您...”姬风喃喃的说道,即便听闻了无数的传说与历史,但他依然曾经他怀疑过是否真的有仙,直到他在地球的昆仑祖地当中见识到了真正的仙迹才心中肯定了有仙的存在。

    “我曾经触摸到了那个门槛,而且几乎成功!至于断绝?呵呵,可以这么说吧。”通觉大帝淡淡的说道,语气当中透着无比的自信。

    “那为何失败?难道是因为大道伤?”姬风问道。

    “大道伤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困扰,不过我要成仙也是为了愈合大道伤,但没有成仙的根本原因却是...”说到这,通觉大帝哈哈大笑起来,“成仙...成仙...骗局...”。

    “骗局?大帝您是什么意思?”姬风问道。

    通觉大帝摇摇头同时身体开始逐渐淡化,归元剑发出一阵悲鸣,灰光闪烁,向着通觉大帝体内渡入能量,通觉大帝轻抚剑身,“没用的,你无需如此,如果我想生存,只能以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苟活于世,失去了本源没有一点机会,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我已经够了,现在的我心中只有仇恨与无奈,消散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大帝,您口中的骗局到底是怎么回事?”姬风急忙问道,因为通觉大帝即将消散,如果他消散了,那么他口中那所谓的骗局便无可查询。

    “其中牵扯的太多了,告诉你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归根结底...呵呵,一战封神万古殇,我有两部大帝古经,一部名叫《天晓》,另一部叫《将枯》取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寓意,天晓能够助你思明通达,融汇万法,虽然不具任何攻击力,但却是我最得意之作,将枯是我的功法,我还不谦虚的说绝对是冠绝古今的一部帝经,但以我现在残魂的状态只能将天晓传与你们,至于将枯,我曾留在帝星东荒的荒莽山脉当中,如果有缘就去得到,你身具阴阳之力,又是归元的新主而且我感受到你似乎应该参悟过我所留下的一些感悟,与我有十分缘,今日我便传道统传与你,我之事,不足以外人道,包括那部将枯不要轻易修炼,免得被那禁忌感觉到...万古殇...天道...仙...骗局...”单独给姬风传音到最后,全部是断断续续,只能听到这只言片语,完全不连贯。

    而后归元剑光芒爆射,却也无法阻挡通觉大帝的逐渐消散,最后,通觉大帝化作一道光团,射向了姬风。

    “两部帝经!”一位大帝穷其一生能够创出一部帝经已经是极限了,但这通觉大帝竟然创造了两部帝经,传出去绝对惊世骇俗。

    然而就在姬风震惊的时候,那猝不及防的光芒另姬风与张怀仁都是一惊,来不及躲闪,便射进了姬风的脑海,“隆隆!”一阵隆音响彻,姬风的浑身气机大放,衣衫爆碎,没有复原的战神武装出现在身体之上,光芒有些暗淡,瞬间感到头脑剧烈疼痛,七窍淌血痛苦无比。

    “卧槽!这家伙不是要下黑手,夺你肉身吧!”张怀仁大声叫嚷着,此刻归元剑在空中转了一圈,不断悲鸣,最终飞到了姬风的头顶。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光芒在两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射进了张怀仁的识海当中,张怀仁的双眼一阵呆滞,而后恢复了原状。

    也正是在此刻,那浓郁的雾霭再次出现,所有的阴灵没有了通觉大帝的镇压,开始肆虐,张怀仁来不及观察姬风,瞬间将自己的元祭激发,祖桃树瞬间出现,笼罩着二人,那些阴灵也极为疯狂,仿佛不再惧怕那祖桃树,疯狂撞击而来,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任他们多么疯狂一道靠近,全部被祖桃树净化而后吸收。

    足足三个时辰,虽有的阴灵被张怀仁炼化一空,深渊底部的雾霭却是并未散去,姬风也悠悠转醒,张怀仁却是陷入了沉眠,开始要将那祖桃木剑彻底祭炼。

    姬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股难以言喻的气质油然而生,眼神深邃,整个人无比空灵,然而那经过进化的破妄之瞳再一次产生了变化。

    《天晓》是通觉大帝最为骄傲的著作,姬风在通觉楼参悟的则是通觉大帝在早年的一些感悟,也正是天晓这部无上帝经的雏形,而那射向姬风的光芒便是那部旷世无上古经天晓!

    天晓虽然不具备任何攻击之力,也没有记载任何修炼与攻击之法,但却有着化真正化腐朽为神奇的伟力,姬风之前参悟过天晓的雏形,而且这部天晓并非是姬风一字一句斟读,完全是用通觉大帝所剩的全部灵魂之力融入姬风灵魂,再加上姬风修习了完整版的魂决,仅仅三个时辰便彻底融会贯通,然而那破妄之瞳便受到了升华,再次蜕变,衍生出了临摹万法的逆天神能。

    姬风双眼光芒流转,瞳孔微变,出现了无数繁琐的图形,时而化作各种生命体的虚影,时而化作弥补的星辰,而后极速旋转,绽放出五彩斑斓的光芒,最后光芒尽数收拢眼白彻底消失变成彻底的漆黑,光芒再次乍现,双眼恢复了正常。

    “这家伙看来是在彻底祭炼元祭!”姬风看了张怀仁一眼,有些复杂,通觉大帝并不想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知道,但两人一同经历的这些事,不让张怀仁说出去倒不是什么问题,关键就是这两部帝经,自己难道要独吞,而且...

    正想到这,张怀仁忽然爆发出一道强烈的绿芒,整个人腾空而起,祖桃树光芒万道,一股强大的气息流转开来,下一刻,另一股无比阴冷的气息更加强横,张怀仁便被那股气息压了下来。

    “真他妈痛快!哈哈哈!”大笑了几声,便看向姬风说道“你没事了吧,刚才那么高摔下来要不是你的身体够变态,绝对重伤!”。

    “摔下来?”姬风喃喃的说道,“难道他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呵呵,也对,通觉大帝是什么人物,即便是这种状态他的手段也不是我能够想到的。”。

    “你不是摔傻了吧!不过看上去你还真的有点不一样!”张怀仁说道。

    姬风呵呵一笑“我没事!不过我发现这里有一件好东西!”姬风舒了一口气,既然张怀仁完全不记得经历了什么,而且通觉大帝又不希望他的功法流出,那么自己便无需在纠结。

    “什么好东西?”张怀仁闻言眼前一亮。

    “是一个原始骨,可以作为元祭。”姬风说道。

    “额...那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无用了,这祖桃木剑绝对是一件无上至宝,即便是有其他的东西最多也就是与之半斤八两,你留着吧!喔对了!”说到这,张怀仁取出一枚金灿灿的原始骨说道“这是那白云轩的原始骨,之前听说很是不凡,不过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也统统给你吧,至于那星核,倒是有些用,可以说仅仅是那星核有些用,星核生于宇宙,有着一些宇宙的之力,能够与这同样剩余宇宙的祖桃树相互裨益,但是...但是又太过不祥,罢了,有着祖桃木剑其他的东西也入不了我的法眼了!”。张怀仁满心欢喜的说道。

    姬风呵呵一笑,向前走了十几步便停下身子,伸手一招,归元剑破空而来,如今的归元剑与姬风似乎更加亲密,姬风使用起来也更加顺手,不过姬风依然无法看透这柄剑,它蕴含的能量姬风也无法完全调动,他相信,就算是通觉大帝最巅峰的状态也没有能够将之真正的唤醒。

    随后没姬风出手如电“轰!”的一声巨响,地面被姬风破除一个深坑,姬风顿了顿,随后再次出手,一脸七剑斩出,地面出现了一个近千丈的深坑,一股无比阴寒的气息登时席卷整个深渊。

    “那是什么!”张怀仁惊呼一声。

    “就是这个东西是的这里无法飞行,也招来了无尽阴灵,并将之滋养。这是一枚噬星兽的原始骨!”姬风说道。

    说完归元剑一挑,那枚深蓝色的原始骨被归元剑挑起,而归元剑竟然没有一点受影响,姬风思索一番将那原始骨放进了战神戒指当中,因为当年玄武曾说过姬风的战神戒指极为不凡,就连那玄武甲片都能容纳,更何况是这原始骨。

    “轰隆隆!”上空爆发出了一道惊天火光,一头金乌的虚影横亘于空,整个洞府一阵摇晃,没有了这两块古的镇压,整个洞府开始塌陷。

    “撤!”姬风大喝一声。

    “可恶!一定是沧月那三人,他们得到了那位七劫至尊的传承!”张怀仁恶狠狠的说道。

    “嘿嘿,走吧,下次遇上他定然要他倒霉,而且无需你我出手!”姬风笑道。

    “我看你一定是憋着坏主意!”张怀仁调笑一句,随着姬风想上空爆射而去,整个洞府迅速坍塌,两人直接从空中飞出,当二人飞到空中的时候,极远处的三道光芒便消失不见。

    “那三个道貌岸然的王八蛋跑得倒是很快!”张怀仁怒骂道。

    “快看?那里有两个人,他们一定是得到了这里的机缘!”一声轻喝传来,一共有七八十人为了上来。

    这七八十人分成五拨人,每拨人最前方都站着一个最为醒目的人,一看便知是各自的主子。

    无人当中一人对着四人说道“他们是我先看到的,理应归我谢天笑!”。

    “谢天笑,你真将自己当成人物了?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还说是我先看的呢!”。

    “嘿嘿,谢天笑,袁青,你们不要争了,焚玉兄、韩空兄与我都在场,你们觉得你们势在必得了是吗!”。

    “张虎,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张家在天玥星是不过是个二流家族,老老实实的待着不要给家族惹麻烦。”最先开口的谢天笑阴沉的说道。

    “废话!在这里你就不要想着家族的事了,说不定你回去之后,谢家已经被我张家灭了!”。

    “好了!依我看咱们还是各凭实力吧,五人先行对战,谁胜了,他们两个归谁!”韩空说道。

    “此法甚好!”焚玉点点头。

    姬风与张怀仁对视一眼,张怀仁呵呵一笑说道“你们这五个蠢货,当也也是泥捏的吗?在这里就开始将我们瓜分了?”。

    “砧板上鱼肉,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安安生生的待着,或许有可能不会死!”袁青冷笑道。

    “张虎!你可有胆量与我一战!”谢天笑率先向着张虎喝到。

    张虎闻言眉头一拧,他自知不是谢天笑的对手因此有些底气不足,“你敢不敢?不敢就滚回去!”,谢天笑大声喝道。

    张虎依然默不作声,他比谢天笑只差一丝,但差就是差,没有什么侥幸可言,现如今当着这些人,如果不应战是在是大跌面子,如果迎战,以谢天笑的为人定会下杀手,无奈的他看向了一旁焚玉与韩空,他之前那么说完全是因为觉得自己与二人关系甚焉,有此依仗才会这么说,但现在他们二人完全不看自己,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哈哈哈!蠢货一个,懦夫!滚开吧,今日心情好,不杀你!可怜的张家,卑微的张家,我看你张家以后改性懦吧!哈哈哈!”谢天笑奚落道。

    “你这个丢人的东西!被人如此挑衅竟然如此龟缩,还有脸姓张!”忽然,一旁的张怀仁破口大骂,张怀仁一直以来都将自己的姓氏看作自己的骄傲,如今同姓张的张虎竟然这么窝囊,让张怀仁实在看不过眼,也不分立场,当场暴怒。

    张怀仁骂出以后,全场瞬间安静下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很快爆发出了一道笑声“哈哈哈!张虎,听见没有,就连他都如此奚落与你,我真为你感到可悲!”。

    张怀仁怒气未平,转眼看向谢天笑,冷声道“你刚才出口侮辱了张这个姓氏,我要你道歉!”。

    “你说什么?找死不成?”谢天笑闻言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

    “我改变主意了,你要跪着道歉!”张怀仁强压怒意说道。

    “简直找死!杀!”谢天笑怒极,暴喝一声一剑向着张怀仁劈来。

    张怀仁冷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气箭直直的击倒谢天笑的剑身之上,一股巨力传来,谢天笑爆退,同时那五人全部大惊。

    “小看你了!给我死!”暴喝一声,元单子上出现了一枚晶体,晶莹剔透兀自旋转,散发出道道强大的气息,手中宝剑光芒闪耀,向着张怀仁劈出。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就死吧!”张怀仁向前踏出一步,左手虚握,右手向后一拉,“崩!”的一声,一道气箭激射而出,“砰!”谢天笑化作一捧血雾,就连元祭都被直接击碎。

    随即张怀仁转脸看向那剩余的四人和他们身后的几十人“那个叫张虎的留下,其余不想死的,现在给我滚,一息之后还不走,死!”。

    话音一落,除了张虎之外,所有人全部消失一空,张虎则是战战兢兢的看着张怀仁,汗水已经打湿了衣衫。

    “大人...我...”张虎结结巴巴的说道。

    张怀仁身形一闪,突兀的出现在了张虎的身前,抬起手“啪!”的就是一巴掌,一下子将张虎扇的七荤八素。

    “大人...”

    “大人?”张怀仁欺身而上“啪!”又是一巴掌。

    “大人饶命!”张虎惨呼一声。

    张怀仁闻言,心中怒极,站在张虎身边,左右开弓“啪啪啪!”不断响起。

    “就你这个怂样也配姓张?张家列祖列宗全是人中之龙,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唯唯诺诺,简直丢人!”张怀仁大声骂道。

    “你告诉我,你那张家是个什么样?”骂完之后,张怀仁说道。

    “张家是天玥星的一个二流家族,一直被谢家打压,苦不堪言...”张虎无奈的说道。

    “哼!我不知道你们这个张家是怎么得的姓,我也没有兴趣知道,不过张家的根祖却是我这一脉,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我来操练你,让你蜕变!”。

    “啊...这...”张虎战战兢兢的说道。

    “这什么这!你告诉我你张家用的什么兵器!”张怀仁问道。

    “刀、枪、剑、戟不一而足。”张虎问道。

    “数典忘籍的东西!就没有用弓的吗?”张怀仁问道。

    “弓?大人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有一位老祖就是用弓,只可惜,弓这种东西华而不实,战力太弱,那位老祖却一直坚持,但战力...的确一般。”张虎说道。

    “呵呵!”张怀仁脸色阴沉的冷笑一声,一翻手,七杀弓出现在手,四弦启动,骨箭搭上,转过身向着远处的群山射出一箭。

    “轰!”那片群山几乎全部夷为平地,而后对着一脸呆滞的张虎吼道“站战力不足?你给老子听清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兵器,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学习用弓!”。

    一旁的姬风看到整个经过程,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了几下“这...这个傻.逼!”......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战血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