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名著 > 《战血凌天》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败露!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战血凌天》 作者:作品集

第六百五十章 败露!更新时间:2016-08-03

    一切准备就绪,姬风便在大殿当中开始调息,观察自身现在的状况,他知道他现在能量被禁锢的原因就是因为那天灾规则导致,天灾规则在他身上留下的纹路十分奇特,平时不会显现,只有当姬风想要动用能量的时候才会显化而出,而且,每当这天灾之力显化而出的时候,姬风便会感觉那天灾的气息似乎就要降临一般,但仅仅是生出了那种感觉,其他人根本无法感应的道。

    姬风盘身而坐,运转阴阳之力,而后那天灾规则纹路开始显化,散发着悠悠的光芒,这种光芒并不耀眼,透着一股沧桑之感。

    姬风调动神识观察,他发现这规则之力十分奇特,可以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去研究这规则之力,要知道天灾规则的复杂程度比之五大基础属性繁琐了很多倍,当然他的根本也是有这五种属性构成,但他的特出之处在于并非是单单的五行相生相克,而是基于五行相生相克的基础之上发生奇妙的变异,这种规则太过深奥,姬风研究了许久也没有任何头绪。

    研究无果,姬风便看是观察在心脏内部的那柄青铜古战矛,古战矛没有丝毫的光芒散发,即便是被暗金色的战脉之力包裹着也黯淡无光的竖在那里,仔细看去,战脉之力凝成了无数的丝线深入到古战矛当中,正是这无数的细线不断的将战脉之力升华。

    “咦?”姬风轻咦了一声,因为他发现这古战矛并非姬风看到的那样单单是在洗礼战脉之力,他发现还有两道更加细微的丝线进入到了古战矛当中。

    然而这两道细线的源头竟是那天灾规则形成的纹路,“这还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这古战矛的存在,那天灾规则才会作用到我的身上?”。

    姬风突发奇想,但这仅仅是一个猜测,因为古战矛虽然是历代战脉者的兵器,但他的来历也是极为神秘,与姬家的九尊古鼎一样都是来自宇宙深处,至于这个宇宙深处指的是哪,谁也不知道,更遑论是如何形成的了。

    虽然这古战矛现在姬风的体内,但他根本就无法彻底探查他,以前姬风能够将古战矛召唤而出,但现在却是完全无法调动,没当姬风想要调动古战矛的时候,那天灾纹路也同样会显化而出,姬风发现了这一点,又开始调动轩辕剑,这一看不要紧,姬风发现就连轩辕剑之上也有余天灾纹路相连的细丝。

    “怎么会这样,这细丝的出现究竟是天灾规则桎梏了我还是古战矛引动了天灾规则,开始被古战矛与轩辕剑胎吸收其精华。”姬风现在无法联系古战矛与轩辕剑,因此两者的变化他无从得知,但姬风最担心的便是天灾规则永远无法磨灭,这样尽管他的实力在强大,遇上强敌也会捉襟见肘,一番思索之后,姬风便开始继续想法设法研究者天灾规则。

    忽然,一股剧烈的波动出现,将正在钻研天灾规则的姬风惊醒,这种波动十分恐怖,瞬间便席卷了整个大殿,由于禁制的存在,这股威能一丝也未曾泄露出去,姬风知道,这是钟元义突破小境界造成的。

    很快,钟元义大步流星的出现在了姬风的面前,脸色红润,黑发浓密,气血无比旺盛,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势。

    “哈哈哈!轩辕,这次真的多谢你了!”钟元义再次感谢道。

    姬风笑着说道“族长客气了。”。

    “轩辕,你的灵魂之力异常强大,我高了你一个大境界,你的灵魂之力也与我基本相当,今日我便传你我天钟部落的灵魂秘法,这种秘法便是我们能够让任何人都无法探查到我们的最大原因。”钟元义说道。

    姬风闻言,心中一喜,他对这种秘法十分感兴趣,现如今钟元义要将这不传之秘破例传给他,着实让他欢喜。

    “如此,轩辕就却之不恭了,对了,有件事我搞不懂,就是天钟部落的奸细既然与大乘部落勾结,那么他为何不将这种秘法传出去?”姬风问道。

    钟元义闻言,微微一笑说道“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这个间隙与大乘部落勾结,但他的原意应该就是想掌控天钟部落,成为天钟部落的主人,哪怕是受限于大乘部落,他也会这么做,但他绝对不会将这种秘法传出去,毕竟他并非是想覆灭天钟部落,因此这种秘术他不会外传的。”。

    姬风了然,而后钟元义便将秘法的内容背了出来,非但如此,他仿佛将姬风当做真传弟子一般,将整个秘法的内容详细讲解。

    姬风修炼了通觉大帝的《天晓》帝经,加之灵魂之力强大,这种秘法姬风用了仅仅一刻钟便彻底掌握,当姬风施展出来以后,钟元义也是大吃一惊。

    “轩辕啊,你果然是天纵奇才,我天钟部落的不传秘术虽说不是什么大术仙法,但你的速度也太过惊人了,看来能够有你现在这种成就绝对不是巧合!”说完之后微微叹息一声“哎...我天钟部落如果能够有你这样的人存在,那么有朝一日能够跻身仙界的超级部落也不是不可能!”。

    姬风说道“族长谬赞了,轩辕只不过是与这秘法有缘罢了。”。

    “好了,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了,现在我就将所有长老全部召集过来,你到后堂等待一下!”。说完钟元义的气息一变,立刻变得无比衰败,气血干枯竭,不管是外貌还是气息都与几近重伤不治一模一样。

    “来人!”钟元义淡淡的说了一声,声音很是疲惫,但却传的很远。

    很快便有一名族人出现,见到钟元义的状态立刻关切的问道“族长...您的身子...”。

    钟元义无力的摆了摆手说道“去将几位长老请来,我现在这个状态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是!族长!”男子忧心忡忡的应了一声便向外走去。

    不多时,五个苍老的男子走进了大殿,这五人的每一个都是表情凝重,姬风也修炼了这种秘法,因此能够感知到这几人的灵魂波动,这五人的灵魂波动都是极为低沉,没有什么异状“看来那人伪装的很好,这样根本看不出来。”姬风心道。

    “五位长老...”钟元义无力的坐在正位上说道。

    “族长,您的毒加剧了!”一位名叫钟犹君的长老焦急的问道,剩余的四位长老也同样关切的问道。

    “犹君、犹童、犹亦、犹云、犹迪五位长老请听我一言...咳咳咳!”钟元义说着,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族长!”大长老钟犹君上前想要查看钟元义。

    钟元义一伸手说道“听我说完...”.

    姬风听到钟元义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不由的抽了抽,先前就是这钟元义总是重复这句话,才使得姬风忍无可,强行击晕了钟元义,险些让钟明珠造成了误会。

    “我中毒之事你们完全知晓,此前与承域对击了一番,引的毒性大发,现已将我全部吞噬,在苦撑也估计撑不过今晚了,承域知道我中毒,而且我怀疑是他们下的毒,因此对着毒性应该很是了解,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就在这一两日就会带领着大乘部落的高手前来,咳咳咳...届时...届时整个天钟部落便会陷入一场巨大的灾难!咳咳咳...”。

    五位长老全都不插言,钟元义咳嗽完继续说道“如果他们今日胆敢前来,我拼着自爆也要与他们玉石俱焚,但看来今日他们是不会来了,而我也撑不过今晚,我派轩辕去拓龙部落求援,最快也要后天才能赶来,因此明日是最为关键的一天。”说到这钟元义听了下来,深深的喘息着。

    “我死了以后,你们要封锁消息,只要能够撑过明日,那么大乘部落即便是来人也无济于事,因此你们的责任很是重大,五位长老...你们...你们之间相互有间隙我很清楚,但现在是天钟部落生死存亡的关键,千万不要内乱...”钟元义说完喷出了一口鲜血,苦笑一声“毒素已经深入骨髓,开始侵蚀灵魂,那原本应该被毒素染黑的血液,也恢复了,呵呵...”。

    “族长!”大长老又是嘶吼一声。

    钟元义摆摆手说道“你们退下吧,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允许进入这里,还有,这个消息暂时不能让明珠知道...我那可怜的孩子...”说着再次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去。

    当五位长老极为不情愿的离去之后,钟元义微微一笑,对着后堂说道“一切就将在明日见分晓了。”。

    姬风缓缓走了出来说道“那位间隙一定会为了产出其他长老,在拓龙部落来之前让大乘部落出手!”。

    “哼!拭目以待吧!”钟元义冷冷的说道。

    深夜,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天钟部落,这一切谁也没有察觉,也无法察觉。

    不多时,这道黑影便出现在了大乘部落。

    “去叫承域出来,就说老友来访!”那人低沉的说道,声音经过了变化,根本就听不出是谁。

    大乘部落的人狐疑的看了一眼便转身走进了部落。

    很快承域出现,面带温怒,不等承域开口,那人说道“时间紧迫,听我说,钟元义毒性大发,撑不过今夜,他已经派轩辕去了拓龙部落,后日变能感动,因此明日是最佳也是唯一的动手机会!”。

    承域闻言,双眼光芒一闪,说道“好!事不宜迟,现在就动身!”。

    “别!钟元义虽然油尽灯枯,但现在不知状况,最好明日一早再动手,这样万无一失!还有,不要忘记答应过我什么,除了那几个该杀之人,族人一个也不许动!”。

    “呵呵!你放心便是!”承域笑呵呵的刚说完,那道身影便消失不见。

    次日清晨,天钟部落一片死寂,自从族长进入大殿之后,一夜未曾有过任何动静,所有族人都是忧心忡忡,仿佛一片乌云遮住了整个天钟部落。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钟元义,出来受死!”,这到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响起,几乎是与此同时,七道身影出在禁制之外,正是承域带领着六位长老前来。

    “嗖嗖嗖!”一连五道身影出现在空中,隔着禁制与杀气腾腾的承域对峙。

    “承域,你来作甚!还想进攻我天钟部落不成,不要望了,你大乘部落与我天钟部落同属拓龙管辖,你这般作为,拓龙部落知晓的话,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大长老钟犹君冷喝道。

    “拓龙部落对我儿偏爱有加,即便他们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最多也就是训斥一番以作警示罢了!”承域冷喝道。

    “哼!你们快快退去,我部落族长正在闭关,若是出关,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钟犹童喝到。

    “哈哈哈!你在吓唬谁?钟元义想必已经毒发身亡了,即便是他已然健在又如何,你以为凭他现在的状态是我的对手吗?”。承域大笑道。

    五位长老闻言皆是心头一震,相互对视,钟元义的状况只有他们几人知道,现如今承域却是也一样知晓,这件事令他们感觉不妙,开始在心中暗暗猜忌。

    “哼!你们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那就等着我部落族长出关吧!想要进来,先要突破我部落的禁制吧!哼哼!漫说是你们七人,就算是再来十个,没有几日也无法破开,届时我部落族长出关就是你们的末日!”大长老至此已然在吓唬承域。

    “好!我倒要看看钟元义如何出关!”大喝一声之后微微咧嘴阴沉的说道“动手!”。

    话音一落,只见,钟犹童猛地窜了出去,双手飞速变换手印,禁制一阵闪烁,“嗡!”的一声便彻底消失不见。

    “钟犹童!是你!竟然是你!你这个畜生!”大长老怒吼道,剩余的三名长老也是玄气鼓荡,须发翻飞,悍然出手。

    “承域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钟犹童冷冷的说道,身子猛然加速飞到了远处

    “哈哈哈!你这个蠢材!给我杀!杀掉一半的人,剩余的人全部充当奴隶!祖上耻辱,今日得报,仙界从此再无天钟部落!”,承域大喝一声,与刘位长老共同迎上了天钟部落四位长老。

    “轰轰轰!”大战瞬间爆发,七对四,胜负早已分清,现在的争斗也只不过是短暂的。

    当承域喊完之后,钟犹童也怒了“承域!你这个混蛋,竟敢匡我!今日你若杀我族中其他人,我定要与你玉石俱焚!”钟犹童怒吼着开始发动攻击。

    “我先杀了你这畜生!”大长老一掌震开了承域的攻击,向着钟犹童扑杀而上。

    “哈哈!这才是我想见到的!你们自相残杀!”。承域一边出手一边大笑道。

    钟犹童闪身避开了大长老的攻击攻向承域。

    “轰轰轰!”一连对了三十一拳,震得钟犹童吐血飞退,大长老此刻攻到,一掌将钟犹童击落地面。

    “哈哈哈哈!好!好!好得很!你们杀吧!倒是省了我不少事!”说着高高飞起,玄气爆鼓,向着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树屋轰击而去,恐怖的劲力如同海潮一般汹涌而下。

    这道攻击一旦攻击到了木屋之上,那一大片木屋就会彻底被摧毁,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那片树屋之上,气息大放,猛地拍出一掌,这一掌威能更甚,恐怖无比,瞬间便将承域的攻击彻底震碎。

    “承域!你来的很是时候啊!”一到声音从拿到人影身上传来。

    承域一怔,来人正是他断定已经身陨的钟元义,但是,这钟元义非但没有身死,反倒更加强大,令他无比惊讶。

    “竟然...竟然是你!钟犹童!你...你竟然匡我!”。承域怒喝道。

    “哈哈哈!承域!你我都是愚蠢之人!今日你真的又来无回了!哈哈哈!”钟犹童癫狂的大笑道。

    钟元义的出现令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这个原本已经死了的人竟然突破了小境界,变得更加强大。

    “很吃惊吗?”钟元义露出了不屑的眼神,而后不理会承域,冷冷的看向躺在地上的钟犹童问道“钟犹童!你私通外族,险些另天钟部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可知罪!”。

    “罪?罪!哈哈哈!说的好!我有罪?钟元义,自从你夫人死后,你整个人便开始变得死气沉沉,壮大天钟部落的事情一从来就没有想过,一心只念亡妻,你有没有想过愧对先祖!天钟部落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所有天钟部落人的,你无法胜任族长,就要主动让贤!”钟犹童嘶吼道。

    钟元义闻言,整个人一怔,钟犹童说的不错,自从他的夫人死后,钟元义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不再为部落发展费神,所有事务全部由五位长老负责,折让钟犹童很是愤怒。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我有罪!我为的是整个部落!”钟犹童大喝道。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该如此,但是你可以提醒我,鞭策我,为何要如此,你可知道你的举动差点毁了天钟部落!”钟元义说道。

    “哈哈哈!钟元义!多说无益,我做大的错误便是信错了承域这个小人!”,说着钟犹童跪了下来“天钟部落的列祖列宗,犹童不肖!险些毁了整个部落!纵死也无颜面对你们!”。说完,眼神变得无比冰冷。

    只见他浑身爆发出惊天气血,这气血熊熊燃烧,整个人的实力倍增,“嗖!”的一声冲向了最近的四个大乘部落长老,玄气轰然爆发,将那死人围住,高高冲起。

    任凭那四人如何嘶吼挣扎也无济于事,“一起死吧!”说完在极高处轰然自爆,化作漫天尘埃......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战血凌天